阿诺德-奥尔巴赫

来自虎扑篮球百科
(重定向自奥尔巴赫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待修改条目
警告-icon.png
本条目内容存在较大问题,尚未完工,请谨慎参考。
如果您想参与扩充该条目,您可以通过虎扑站内短消息联系@奔跑不止或者发邮件申请编辑权限。 具体详情可以参见:如何参与编辑

阿诺德-奥尔巴赫(Arnold Auerbach),本名阿诺德-雅各布-奥尔巴赫( Arnold Jacob Auerbach),昵称Red,常用名Red Auerbach,中文昵称红衣主教,由英文昵称Red衍生而来,已故前NBA主教练/总经理/球队总裁。

阿诺德-奥尔巴赫(1917年9月20日-2006年10月28日)出生于纽约布鲁克林,毕业于乔治华盛顿大学。做为主教练,奥尔巴赫曾执教华盛顿国会大厦队、三城黑鹰队、波士顿凯尔特人队;1966年起,先后做为凯尔特人的总经理/球队总裁/董事会副主席,直到去世前仍担任球队管理层工作。做为主教练,他赢下938场常规赛(他退休时的纪录)、九个NBA总冠军;做为总经理和球队总裁,又赢下七个NBA总冠军,是美国体育史上最成功的球队领袖之一。

奥尔巴赫做为现代篮球的先驱者被永远铭记,他于诸多事务上在NBA首开先河,其影响远远超越了篮球和他所处的时代。

他把篮球重新定义为一种由团队配合支配的运动,一种强硬防守重于个人单打独斗表演的、高得分的比赛,并把快攻做为一种高效的战术武器引入职业篮球,他发明了球队第六人的角色。奥尔巴赫在打破NBA的肤色屏障方面起过极重要的作用,1950年,他在选秀中选中了查克-库珀(Chuck Cooper),创造了NBA历史上第一个选秀黑人球员;1964年,他派出了NBA第一个全黑人首发阵容;1966年,他任命比尔-拉塞尔(Bill Russell)做凯尔特人主教练,使拉塞尔成为美国现代主流体育联盟第一位黑人主教练。他以在比赛胜局已定时点燃雪茄闻名,他的这一习惯成了他在波士顿期间“终极的胜利标志”,胜利雪茄成为体育界胜利的象征。

1967年,他在1965年获得过的年度最佳教练奖被命名为红衣主教奥尔巴赫奖(Red Auerbach Trophy);1969年,奥尔巴赫进入篮球名人堂;1980年,美国职业篮球作家协会(Professional Basketball Writers Association of America)将奥尔巴赫评为NBA史上最伟大的教练;1980年奥尔巴赫获得NBA年度最佳经理奖;奥尔巴赫也是NBA十大教练之一,并入选全美犹太人体育名人堂,波士顿凯尔特人的2号球衣以奥尔巴赫之名退役。

基本资料

更多相信内容请参见:奥尔巴赫年表

姓  名:阿诺德-奥尔巴赫 昵  称:Red


中文昵称:红衣主教 出  生:1917年9月20日 出 生 地:纽约布鲁克林 去  世:2006年10月28日 身  高:5'10 体  重:170 lbs 中  学:纽约布鲁克林Eastern District 中学 大  学:纽约布鲁克林Seth Low 专科学院      乔治华盛顿大学        文科学士学位:1940        文科硕士学位:1941 职业生涯:   1940年:St. Albans Prep主教练   1941-1943年,Roosevelt中学主教练   诺福克海军基地教练   1946-1949:华盛顿国会大厦队主教练   1949-1950:杜克大学助理教练   1949-1950:三城黑鹰队主教练   1950-1966:波士顿凯尔特人主教练   1966-1984:波士顿凯尔特人总经理   1984-2006:波士顿凯尔特人总裁/董事会副主席 个人成就和荣誉:   带领华盛顿国会大厦队取得分区冠军(1949)   执教波士顿凯尔特人队1957-66年十年间九次夺冠,其中包括1959-66年间八连冠,创造了二十世纪最鼎盛的体育王朝。   NBA史上第一个拿下千胜的教练(总战绩1,037-548)   执教凯尔特人16年间,1957-1966年取得10次东区冠军   1965年 年度最佳教练   1967年 NBA将年度最佳教练奖命名为红衣主教奥尔巴赫奖   1957-67年间,连续11年执教全明星东部队,总战绩7胜4负。   1969年 入选奈史密斯篮球名人堂   1970年 NBA 25周年最佳阵容教练   1980年 美国职业篮球作家协会NBA史上最伟大教练。   1980年 年度最佳经理。   1980年 NBA35周年最佳阵容教练   1953年 出版一本流传很广的书:《Basketball for the Player, the Fan and the Coach》

早期生涯

阿诺德-雅各布-奥尔巴赫出生在纽约布鲁克林,父母是海曼-奥尔巴赫(Hyman Auerbach)和玛丽-奥尔巴赫(Marie)。海曼是来自白俄罗斯明斯科(Minsk,Belarus)的俄罗斯犹太人移民,玛丽-奥尔巴赫出生在美国。老奥尔巴赫夫妻经营干洗生意,阿诺德青少年时代经常帮助父亲打理干洗店,即使在他已成为乔治华盛顿大学篮球明星时也一样,他在晚年曾回忆说,他经常在店里从早上到深夜不停地熨衣服,他说工作能让人保持谦卑而不忘本:“……因为工作能让你保持谦卑。多年以后,我还熨衣服,当我出名以后,我还熨衣服,这工作让我不曾忘记我从哪里来。” [6]

阿诺德-奥尔巴赫整个童年时代在布鲁克林的Williamsburg区打篮球,因一头火样的红发而被昵称“Red”。

奥尔巴赫读中学时,正是经济大萧条的中期,他在Eastern District中学打篮球,但因为身高偏矮加之生病,他在中学打篮球并不成功,他中学篮球生涯的最高成就是在毕业那年进入World-Telegram评选的“布鲁克林二队 ”。

大学生涯

1935年,奥尔巴赫中学毕业,进入Columbia大学分校Seth Low专科学院,奥尔巴赫读完大一前,乔治华盛顿大学篮球教练比尔-莱因哈特(Bill Reinhart)看到了这个Seth Low学院的激情后卫,比尔-莱因哈特给奥尔巴赫提供了乔治华盛顿大学的篮球奖学金,在乔治华盛顿大学,奥尔巴赫成为一个杰出的球员[6] 。

比尔-莱因哈特教练是把年轻的奥尔巴赫塑造成为教练的关键之人,比尔-莱因哈特在他那个篮球比赛节奏无比缓慢的时代,主张一种快节奏的篮球风格,打一种那个时代独一无二的、能跑起来的篮球,奥尔巴赫注意观察他的教练,领会了快攻的威力。后来,他使用莱因哈特的快攻战术,来建立波士顿凯尔特人的优势[6] 。

初期教练生涯

1940年,奥尔巴赫获教育理学学士学位毕业,并继续攻读教育学硕士学位,他想当教师和教练,在攻读教育学硕士学位的同时,他接受了St. Albans学校教练的职位,在那之后,他去了 Roosevelt中学当教练[6] 。

两年之后,奥尔巴赫进入美国海军服务三年,在诺福克(Norfolk)执教海军部队篮球队。在海军服务三年后,1946年,麦克-乌利尼(Mike Uline)聘请29岁的奥尔巴赫出任新成立的BAA(Basketball Association of America,NBA前身之一)联盟的华盛顿国会大厦队(Washington Capitols)主教练。

1946-47赛季,奥尔巴赫围绕BAA早期球星骨头麦金尼( Bones McKinney)和来自海军的球员们,打造了一支快攻导向的球队,创下了49胜11负的纪录,还创下了17场连胜的纪录,这一单赛季连胜纪录一直保持到1969年[8] 。季后赛,国会队以4:2负于芝加哥公鹿队(Chicago Stags)。

下一年,国会队28胜20负,没能进入季后赛。1948-49赛季,国会队赢下前15场比赛,现在这仍是联盟开场连胜纪录,整个赛季国会大厦队38胜22负并在季后赛打入BAA总决赛。总决赛中,国会大厦队负于由名人堂中锋乔治-迈肯(George Mikan)领衔的明尼阿波利斯湖人(Minneapolis Lakers)。下个赛季,BAA和竞争对手NBL(National Basketball League)合并成为NBA,奥尔巴赫觉得球队需要重建,但老板乌利尼不赞成他的提案,奥尔巴赫辞职离开了国会大厦队。

1949-50赛季,三城黑鹰队(Tri-Cities Blackhawks)老板本-科纳(Ben Kerner)请奥尔巴赫接手了黑鹰队,在得到了重建球队的全权许可后,奥尔巴赫在六周之内先后交易了不下两打球员,黑鹰队实力得到了提升,但1949-50赛季球队只取得了28胜29负的成绩,这是奥尔巴赫执教职业篮球队唯一一个胜少负多的赛季。当老板本-科纳交易掉奥尔巴赫最喜欢的球员约翰-曼肯(John Mahnken)后,愤怒的奥尔巴赫再次辞职。

波士顿凯尔特人

教练时期-早期(1950–1956) 1950-51赛季开始前,波士顿凯尔特人队老板沃尔特-布朗(Walter Brown)找到了奥尔巴赫,这之前的赛季,凯尔特人的成绩是糟糕的22胜46负,急于扭转凯尔特人战绩和财政上双重困境的布朗,聘请了虽然年轻但已然是一个成熟教练的奥尔巴赫做凯尔特人队主教练。

1950年选秀中,奥尔巴赫做出了一些引人注目的决策:首先,他令人难堪地无视了呼声甚高的新英格兰本地控卫鲍勃-库西(Bob Cousy),因为他认为库西浮华的球风不适合他要建设的球队;第二,他选了黑人球员查克-库珀(Chuck Cooper),这是NBA选秀中被选中的第一个黑人球员,以选中查克-库珀为标志,奥尔巴赫打破了职业篮球领域的肤色屏障。

那一年,凯尔特人队的核心球员是后来进入名人堂的中锋埃德-麦考利(Ed Macauley)、奥尔巴赫原来就喜欢的麦金尼和被命运带回凯尔特人的鲍勃-库西--选中库西的三城黑鹰队将库西交易去了芝加哥公鹿队,公鹿队很快解散了,联盟以抽签形式决定公鹿队核心球员归属,凯尔特人抽中了库西。这一年,在奥尔巴赫的快攻战略下,凯尔特人取得了39胜30负的常规赛战绩,但季后赛输给了纽约尼克斯队。

接下来的1951-52赛季,在大多数球队以为比尔-沙曼(Bill Sharman)会去打棒球而不会来NBA的情况下,奥尔巴赫从底特律交易到了沙曼的签约权,沙曼随后放弃了棒球和凯尔特人队签约[1] 。以麦考利、库西和沙曼组合为核心,奥尔巴赫打旋风般的快攻篮球。这一时期进入球队的值得注意的球员是前锋弗兰克-拉姆塞(Frank Ramsey)和吉姆-洛斯科托夫(Jim Loscutoff)。

1953年奥尔巴赫提前选中了三位来自肯塔基大学大三的球员:弗兰克-拉姆塞、克利夫-哈根(Cliff Hagan)和 Lou Tsioropoulos(多年以后,他用同样的方式提前选中了拉里-伯德[6]。

在奥尔巴赫做凯尔特人主教练期间,他身兼数职,他是球队副总裁,是总经理,是主教练,是训练师,有时甚至是球队的司机,载着他的球员在新英格兰地区奔波。他照管一切,从电视合同到市场营销,当然还包括所有一切篮球事务运转。他是球探,常常早上带球队进行完训练后,接着飞去纽约看麦迪逊花园(Madison Square Garden)的大学联赛,而第二天,他又回到了波士顿继续带领球队训练。[14 ]。他是总经理,他亲自和球员谈合同,弗兰克-拉姆塞回忆他签的第一份NBA合同说,“我记得非常清楚,我和一群大学全明星球员一起在波士顿,我们和哈林花式篮球队在芬威公园打球。红衣主教在红袜队的休息区拦住我,然后我们开始谈合同,三十分钟后,我们达成了一致。” [6]

从下一年直到1956年,凯尔特人年年打入季后赛,但从未夺冠。实际上,凯尔特人总是在季后赛早早出局,从1950-1956年间,凯尔特人季后赛战绩仅仅取得了10胜17负的战绩。这让奥尔巴赫总感觉到,他的快攻球队,需要加上能阻挡对手的防守才能成功。他开始寻找一个大个子,一个可以抓下篮板并发起快攻的大个子,一个可以掌控比赛的人。

教练时期-王朝(1956–1966) 1956年NBA选秀前,奥尔巴赫已锁定了他的目标:防守和篮板能力极强的中锋比尔-拉塞尔(Bill Russell)。拉塞尔最初是通过奥尔巴赫的前大学教练比尔-莱因哈特进入奥尔巴赫视野的。1955年比尔-莱因哈特率乔治华盛顿大学参加全美大学篮球经典赛(All-College Tournament)在决赛中负于圣弗朗西斯科大学大学,那次锦标赛上,拉塞尔领衔的圣弗朗西斯科大学压迫式防守迫使对手失误然后急速反击的闪击打法,给比尔-莱因哈特留下了深刻印象。全美大学篮球经典赛后,比尔-莱因哈特向为球队防守困扰的奥尔巴赫谈到了拉塞尔。红衣主教回忆说,“他告诉我,'我刚刚看到了一个会成大器的家伙,注意关注他,他正是你所需要的。”[6][12][15] [17]

那年凯尔特人没有靠前的选秀权,奥尔巴赫得通过交易得到拉塞尔。罗切斯特皇家队握有1号签,奥尔巴赫想在把交易锁定在握有二号签的圣路易斯老鹰(St. Louis Hawks)之前,确认罗切斯特的选择。所以,奥尔巴赫让沃尔特-布朗给罗切斯特的老板 Lester Harrison打电话,布朗和Harrison关系很好,布朗询问罗切斯特想用一号签选谁,出于某些原因,很明确罗切斯特不会选拉塞尔,红衣主教旋即把注意力转向了圣路易斯老鹰队。凯尔特人球员埃德-麦考利是圣路易斯人,他曾请求球队说,若老鹰肯放拉塞尔,就把他交易去圣路易斯,也好让他照顾生病的儿子[ 15 ] 。主教提出用埃德-麦考利换取二号签,圣路易斯还价要埃德-麦考利,再加上克利夫-哈根(Cliff Hagan),6’5”的克利夫-哈根来自肯塔基大学,奥尔巴赫在1953年大三时提前选中了他,克利夫-哈根毕业后又从军,凯尔特人一直握有他的签约权。 红衣主很快同意了,交易成功了。 [6]

这样,奥尔巴赫送出麦考利和克利夫-哈根,从竞争对手圣路易斯老鹰队换来了2号签,最后他得到了拉塞尔这位后来进入名人堂的球员。同年的选秀中,奥尔巴赫还选中了另外后来进入名人堂的球员:前锋汤姆-海因索恩(Tom Heinsohn)和后卫KC-琼斯(K.C. Jones)。

奥尔巴赫的这支球队强调团队合作重于个人表演,强调防守重于进攻,奥尔巴赫让他的球队打出强硬的防守迫使对手失误,然后发快攻轻易拿分。因为有拉塞尔的防守,凯尔特人迫使对手采用命中率更低的外线投篮,然后拉塞尔就抓下篮板,或是把球传给快攻发动机库西或是自己直接传球,给队友很轻易上篮甚至扣篮的机会。奥尔巴赫也强调角色球员的作用,比如弗兰克-拉姆塞,他成为NBA最早的第六人,后来,约翰-哈弗里切克(John Havlicek)和唐-尼尔森(Don Nelson)都担当过这个角色。

奥尔巴赫的战略成效卓著,从1957到1966年,凯尔特人赢下九个NBA总冠军,其中包括美国职业体育史上最长的八连冠,这期间,他们六次击败名人堂球员埃尔金-贝勒(Elgin Baylor)和杰里-韦斯特(Jerry West)率领的洛杉矶湖人队;还有一件意味深长的事是,奥尔巴赫做主教练期间,经常占据得分榜和篮板榜首的威尔特-张伯伦没能拿到一个总冠军。

在奥尔巴赫的团队战略框架下,凯尔特人球队中好像从没有顶级得分手:以1960-61赛季为例,凯尔特人有六个球员场均15-21分,但没有一个进入得分榜前10位。这期间,奥尔巴赫也坚决地又打破了一个肤色屏障:1964年,他派出了NBA第一个全黑人首发阵容:拉塞尔、威利-诺尔斯(Willie Naulls)、汤姆-桑得斯、萨姆-琼斯(Sam Jones)和KC-琼斯。到了1966-67赛季,奥尔巴赫走得更远,他任命拉塞尔做球队主教练,从而使拉塞尔成为职业体育史上第一个黑人主教练。奥尔巴赫也以胜利雪茄闻名,他习惯在比赛胜局已定时抽上一支雪茄,这很快风靡了波士顿地区。此外,他是一个竞争精神极强的人、一个难緾的对手,经常卷入和裁判的争执。

做主教练期间,奥尔巴赫亲自赢得九个NBA总冠军:他门做教练执导下的四个球员拉塞尔、沙曼、海因索恩和KC-琼斯成为NBA主教练,他们四个人做教练又拿到7个冠军(拉塞尔、海因索恩、KC-琼斯每人两个,都是在凯尔特人,沙曼一个,在湖人);九个在奥尔巴赫教练手下打球的球员进入奈史密斯篮球名人堂:拉姆塞、库西、沙曼、海因索恩、拉塞尔、KC-琼斯、哈弗里切克、萨姆-琼斯和巴里-霍威尔(Bailey Howell):唐-尼尔森(Don Nelson)是在奥尔巴赫做教练末期来到凯尔特人,但奥尔巴赫对他的职业生涯有着巨大的影响,唐-尼尔森后来成为了NBA十大教练之一:沙曼成为仅有的三个以球员和教练身份先后入选名人堂的成员。没有多少(如果有的话)教练,在带领球队取得胜利和培养球员方面所取得的成就,能与奥尔巴赫相提并论。

总经理时期(1966–1984)


1966-67赛开始前,奥尔巴赫宣布赛季结束后他将从教练岗位上退休,并任命拉塞尔为球员兼任主教练,使拉塞尔成为NBA史上第一个黑人主教练。在他的学生拉塞尔带领球队在1968、1969两年又夺得两个冠军后,奥尔巴赫通过精明的选秀为老化的球队补充了新锐力量,他选来戴夫-考恩斯(Dave Cowens)、乔-乔-怀特(Jo Jo White)、 保罗-韦斯特法尔(Paul Westphal)和唐-钱尼( Don Chaney),凯尔特人队在奥尔巴赫的弟子汤姆-海恩索恩做主教练带领下,以奥尔巴赫时代球队第六人约翰-哈弗里切克为场上领袖,奥尔巴赫的新球队1972-76年间年年赢得大西洋赛区冠军,并在1974、1976两年夺冠。奥尔巴赫还签下了老兵级中锋保罗-赛拉斯(Paul Silas)和来自ABA的明星查利-斯科特(Charlie Scott)。

1978年,球队得分王哈弗里切克退役,凯尔特人状态下滑。NBA的许多人认为红衣主教落后于时代,无法跟上联盟新生代的脚步。结果,主教在1978年选中了大三的拉里-伯德,向世人证明他们的看法都错了。许多人嘲笑这个选择,质疑主教为什么要为一个各方面都不过平平的大学运动员,而且得等上一年他才会来球队。但事实证明,伯德一到球队就成为了凯尔特人一个新的时代的基石。拉里-伯德和魔术师约翰逊(Magic Johnson)一起,在NBA最黑暗的日子里挽救了它,并推进了它的国际化,而奥尔巴赫选中的伯德也成为史上最伟大的球员之一。[6]

两年后的1980年,奥尔巴赫继续着他的神来之笔,他用1号签和13号签[1]从金州勇士队(Golden State)换来后来进入名人堂的中锋罗伯特-帕里什(Robert Parish)和3号签,然后,用3号签选了他看中的明尼苏达大学(University of Minnesota)的前锋凯文-麦克海尔(Kevin McHale),“三巨头”诞生了,帕里什、伯德和迈克海尔组成的前场是NBA史上最强的前场之一,这笔打劫般的交易为奥尔巴赫赢得了1980年的最佳经理奖 [6] 。

这一时期,凯尔特人另外一些重要选秀和交易来的球员是塞德里克-麦克斯维尔(Cedric Maxwell)和ML-卡尔(M.L Carr), 老兵控卫内特-阿奇巴尔德( Nate Archibald )和杰拉德-亨德森(Gerald Henderson),还有后来的丹尼斯-约翰逊(Dennis Johnson),以及奥尔巴赫钟爱的弟子丹尼-安吉(Danny Ainge)。

1981年,凯尔特人在第二轮选中丹尼-安吉,当时的丹尼-安吉还和棒球联盟的蓝鸟队(Blue Jays)签有合同,丹尼-安吉对每一支对他有意的球队都声明了这一点,别的球队知难而退了,但奥尔巴赫说,“别管它,我们就选你。”奥尔巴赫选了丹尼-安吉,丹尼-安吉最后离开了篮鸟队来到了凯尔特人。[16][13]

奥尔巴赫选中的教练比尔-菲奇(Bill Fitch)带领全新的凯尔特人队夺得了1981年冠军。然后,另一个奥尔巴赫的学生,KC-琼斯在1984年带队夺冠。

总裁和副主席时期(1984–2006) 1984年,奥尔巴赫从总经理位置上退下来,做球队总裁,后来成为波士顿凯尔特人副主席,凯尔特人1986年夺得的冠军,是奥尔巴赫时代的第十六个冠军,这是NBA无人可及的功业。

然而,接下来,发生了波士顿凯尔特人队史上最重大的悲剧事件,因为感到八十年代伯德的凯尔特人需要新生力量,奥尔巴赫送出亨德森换来了二号选秀权,并在1986年选中了大学里的天才球员伦-拜亚斯(Len Bias),选秀后两天,拜亚斯死于可卡因过量引发的心脏病。七年之后,1993年,凯尔特人球员雷吉-刘易斯(Reggie Lewis)猝死,此后,直到奥尔巴赫去世,凯尔特人没能再赢得总冠军。

90年代,奥尔巴赫淡出球队日常管理,退居幕后。但直到1997年,他仍是球队总裁;直到2001年,仍是球队副主席;2002年,凯尔特人新老板Wyc Grousbeck接管球队后不久,再次把球队总裁的头衔献给奥尔巴赫,直到奥尔巴赫去世[1]。

奥尔巴赫传奇

奥尔巴赫20年的职业教练生涯中,11次打进总决赛(包括1957-66年间十连),赢得9个NBA总冠军。他做凯尔特人主教练、总经理和球队总裁的(1957-1986)29年间赢得16个冠军,是NBA最成功的球队领袖。波士顿凯尔特人队几个时代的冠军队伍的创建归功于他,包括60年代以拉塞尔为基石的赢得空前绝后的八连冠的凯尔特人王朝,70年代以名人堂球员戴夫-考恩斯和约翰-哈弗里切克为核心的夺得两个冠军的凯尔特人,以及80年代以拉里-伯德/三巨头为核心的冠军球队。

做为教练,奥尔巴赫是球员职业生涯最好的导师,奥尔巴赫执教过的几位球员接下来也成为成功的教练:比尔-拉塞尔做为奥尔巴赫的继任者赢得两个冠军,汤姆-海因索恩在70年代做凯尔特人主教练赢得两个冠军,KC-琼斯在80年代做凯尔特人主教练又为凯尔特人赢得两个冠军;而比尔-沙曼执教洛杉矶湖人,让湖人赢得了在洛杉矶的第一个冠军;还有,在奥尔巴赫执教时在球队做第六人的唐-尼尔森,加入了他的导师奥尔巴赫的行列,成为NBA十大教练之一。

1985年,凯尔特人退役了2号球衣纪念奥尔巴赫,在此之前,凯尔特人的1号早已为纪念凯尔特人创始人、NBA创始人之一的沃尔特-布朗退役。

执教特色 “凯尔特人不只是一支球队,而是一种生活方式。”

奥尔巴赫执教早期,以快攻打法为主,即尽快将球传给快速后卫杀向篮下,在对手落位防守前完成上篮得分,这是一种威力很大的战术武器。之后,奥尔巴赫教练强调的重点从单兵做战逐步转向球员之间的团队配合。他发明了角色球员的概念和第六人。奥尔巴赫是这样描述的:“个人荣誉是好的,但从没有凯尔特人球员上场打球会追求这个。我们从没有联盟榜首的得分手,实际上,我们有七次夺冠时,球队甚至没有一个进入得分榜前十位的球员,我们的荣耀从不出自个人统计数据。”

奥尔巴赫不以复杂战术闻名,一个广为流传的说法是,早年期间,他的的球队只有六七种基本战术、二十多种变化,可别的球队就是无法破解,奥尔巴赫晚年曾回忆当年说,“有一回,比尔-沙曼来跟我说,联盟中所有球队都知道我们怎么打球。是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就使用六套基本战术,沙曼说得对,我们喊“一号”时,很多球队都知道我们接下来跑什么战术配合。但他们知道我们要干什么,并不意味着他们挡得住我们。我听着比尔-沙曼说完,然后我说‘好吧,我们这么办,我们改变一下战术代号,从现在开始,一号战术改为二号战术,三号改为三号,这样依此类推,六号战术变为一号战术,下场比赛开始前,我们按新的战术代号训练。’两天的训练过后,比赛开始了,我提醒我的球员,我们的战术都改用新代号了,他们说他们都记住了。然后他们上场比赛,把一切弄得一团糟,鲍勃-库西喊“二号”时,一半人按老的二号而现在是三号的战术跑位,另一半人按老的一号而现在是二号的战术跑位,场上球员就像系列喜剧Keystone Kops中那群警察一样,乱成一锅粥。我坐在场边,直等到我们落后10分时,才叫了暂停,我对球员说‘忘掉我们过去两天训练中的一切,从现在起,一切回到从前,一号就是一号,二号就是二号,随便我们的对手听得懂就听去,如果他们能挡得住我们,那也不错。’”[23]

谈及执教奥尔巴赫曾说,“我的执教理念是,你是执教你球队中的球员的,你不能试图让球员适应你的体系。当我们有鲍勃(库西)时,我们打快攻――拉塞尔能抢下篮板,鲍勃能在场上快速推进――我基于这一优势来指导球队,我们因此得益。而KC-琼斯进攻端有限,他用防守来弥补这一点,所以,我按这个特点来指导球队。许多教练有他们的体系,他们要求球员适应他们的体系,这么做不会总有好结果的,那是胡闹。你得乐于去看看你球员的特点,然后做出调整”[6]。他也以心理战术闻名,经常以垃圾话让他的对手和裁判不舒服;他性情火爆,被逐出场和被罚款比哪个NBA教练都多。

而对待他自己的球队时,奥尔巴赫暖如春风,尽管生性脾气火爆,奥尔巴赫却为他的球员恒久热爱。他回忆在他75岁生日时,数十位他的前球员到场祝贺;而他80岁生日时,60年代被他的球队长期压制的对手威尔特张伯伦,特地飞越整个美国来祝贺,让他非常欣慰。[11] 厄尔-洛依德(Earl Lloyd)是 NBA第一个上场打球的黑人球员,他说,“红衣主教奥尔巴赫让他球员们明白他爱他们,所以,他的球员愿意做任何让他高兴的事。”奥尔巴赫教练时代的凯尔特人是一个大家庭,奥尔巴赫爱他的球员,而他的球员回报他以忠诚和热爱。在肯塔基上大学传奇教练阿道夫-鲁普(Adolph Rupp)手下打过球的凯尔特人球员鲍勃-布兰纳姆(Bob Brannum)在一次访谈中说,“……我怕鲁普怕得要死。而为红衣主教打球就完全不同,我爱红衣主教,我也怕,我怕离开红衣主教,比什么都怕,做为一个球员你不想让他失望,因为他什么都愿意为你做,而且红衣主教有一种魔力,他知道如何让球队和球员做到最好。”[21] 库西曾回忆当年的球员曾说,“我们总是在一起,我们的妻子也总是在一起,当我们去客场比赛时,她们简直是在一起开party。当你谈论是什么让球队这些年如此成功,你谈起的每一件事和成功都有关系,是的,我们相处非常融洽。比如,我们的教练阿诺德从一开始就正确的处理了种族问题,对待种族主义,我想,最好的办法就是像阿诺德这样,把种族情结丢得远远的……。”波士顿凯尔特人不只是一支球队,而且是一种生活方式。

不以肤色论人 奥尔巴赫以只凭天赋和打球态度挑选球员、从不以肤色和种族论人而闻名。

1950年,他在选秀中选中NBA第一个黑人球员查克-库珀,创造了NBA的历史;那之后,他不断的在球队中加入黑人球员,包括比尔-拉塞尔、汤姆-桑德斯、萨姆-琼斯、KC-琼斯和威利-诺尔斯;1964年,这五位黑人球员组成了NBA史上第一个全黑人着发阵容;1966年,奥尔巴赫从教练岗位上退休成为凯尔特人总经理,他任命拉塞尔做他的继任者,使拉塞尔不仅仅成为NBA史上第一个黑人主教练,也成为主流体育联盟第一个黑人主教练。奥尔巴赫从不容忍任何人对球员们有任何歧视和干扰,比如,如果一个餐馆拒绝接待黑人球员,那么所有凯尔特人都不会去那家餐馆。奥尔巴赫做这些的时候,波士顿还是一个经常对黑人公开怀有强烈敌意的城市、一个时常发生种族冲突的城市,是在美国国会还没有通过宣布种族隔离违反宪法的《民权法案》的时候,是在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被暗杀的时代。奥尔巴赫做了这一切,招致了种族主义者的嫉恨,甚至到了上个世纪80年代,还有极端种族主义分子对奥尔巴赫发出这样的死亡威胁:“不要让我逮着,否则我就要拿一根铁撬或是钢管什么的,把奥尔巴赫的脑壳砸碎,砸成一千块!”[22]

到了80年代,黑人球员成了NBA的主导力量,奥尔巴赫却又建立了一支白人球员占主导地位的球队,看似与60年代相反的选择,奥尔巴赫其实是以一贯之:从不以肤色论人。80年代的凯尔特人,白人球员拉里-伯德、凯文-麦克海尔、丹尼-安吉和比尔-沃顿,和黑人球员丹尼斯-约翰逊(Dennis Johnson)、罗伯特-帕里什( Robert Parish)和塞德里克-麦克斯维尔(Cedric Maxwell)等黑人球员并肩作战,先后在白人教练比尔-菲奇(Bill Fitch)和黑人教练KC-琼斯带领下,赢得三个冠军。

胜利雪茄

奥尔巴赫创造的“胜利雪茄”,已成为胜利的标志。 他是在当国会队主教练时开始这么做的,在比赛快结束胜利已成定局时,点燃一支雪茄。[6]让胜利雪茄风靡开来的,是奥尔巴赫在凯尔特人的教练生涯。红衣主教说,胜利雪茄有一个纯属偶然的开始: “有的家伙,他的球队都领先30分了,而且比赛就剩下3分钟就结束了,那教练呢,还在场边走来走去,大喊大叫。他为什么这么干呢?噢,比赛在电视直播呢,他想让人们觉得他的球队在48分钟内,都打得非常有活力,而他自己,可是球队所离不开的。而我觉得,比赛一旦大局已定,就可以坐下来放松享受了。”然后,“我们有过一支伟大的球队,有许多比赛,还剩四五分钟时,我们就大比分领先了,所以我就坐在板凳。开始是纯属偶然的,有一天,我拿出一支雪茄,然后,比赛结束了,当时不少教练偶尔坐在板凳席上抽抽烟的,而我只是碰巧拿出一支雪茄放松一下。然后,仿佛电光火石的一瞬间,胜利雪茄就有了无穷魅力,从那以后,就没什么理由停下来了,人人都想点燃胜利雪茄”。[20]

奥尔巴赫60年代创造的胜利雪茄神话在波士顿引起了狂热崇拜,在波士顿球迷看来,“红衣主教不抽雪茄,那和拉塞尔不抢篮板、施瓦辛格在银幕上不打仗、邦德不挎着姑娘一样无法想象。”[20]波士顿的酒店关于吸烟的标识常常写着,“禁止吸烟,红衣主教奥尔巴赫除外。”红衣主教一生嗜好雪茄。晚年,奥尔巴赫听从医生建议限制了吸雪茄的数量,而他的仰慕者依旧会给他邮寄成箱的雪茄,当他去母校乔治华盛顿大学看比赛时,球迷以向他献上一支极品雪茄为荣。[20]

直系弟子教练谱系 做为教练,奥尔巴赫是球员职业生涯最好的导师,受奥尔巴赫直接影响的教练遍布NBA和NCAA。在奥尔巴赫做主教练期间,为奥尔巴赫教练打球并成为NBA和NCAA主教练的球员包括以下几位:

比尔-拉塞尔:1956-1969年凯尔特人球员,1968-1969年做为主教练率凯尔特人队夺得NBA总冠军。 比尔-拉塞尔谈奥尔巴赫:“他从不会用自命不凡地用同一种方式对待所有球员,实际上,他对待每一个人都十分不同。总的来说,红衣主教按照每个人理解自己的方式对待他们自己。他做的最好的是他创造了一个体系,但体系里的个人又不会被体制所限制。他懂得球队的化学反应,让人们主动去思考团队合作是种神秘的力量,那不是天生的,那能够、也确实是人工制造的,而他知道如何去制造出那让认人人都去思考团队合作的神秘力量,使之成为每个球员的需要。人们总是说,你需要知道怎样去赢得胜利,但如果你想保持胜利,那还不够,你还得知道你为什么能取得胜利,红衣主教总是知道那些。”[25]

汤姆-海因索恩:1956-1965年年凯尔特人队球员,1974和1976年做为主教练率凯尔特人队夺得总冠军。

KC-琼斯:1958-1967年凯尔特人队球员,1984和1986年做为主教练率凯尔特人队夺得总冠军。 KC-琼斯谈奥尔巴赫::“虽然我不能给出一个明确的定义,但凯尔特人荣耀(Celtics Pride)确实存在。如果我试图用几个词来描述它的含义,我想那听起来会很平淡。对我来说,告诉你谁创造了凯尔特人荣耀更容易,就像上帝创造了两个人――红衣主教奥尔巴赫和比尔-拉塞尔。”[25]

比尔-沙曼:1951-1961年凯尔特人球员,1972年率洛杉矶湖人夺得NBA总冠军。

唐-尼尔森:1965-1976年凯尔特人球员,NBA十大教练之一。 唐-尼尔森谈奥尔巴赫:“红衣主教是我的导师。无论在我做为球员时还是做为教练时,他都对我有极大的影响,如果我曾取得过什么成就的话,那要归功于他。提及NBA史上最伟大的教练首先要谈到红衣主教奥尔巴赫,他是一个先驱者,一个改革家,显而易见还是个无可质疑的赢家。他最伟大的成就――凯尔特人八连冠王朝,是难以置信、无法理解、可能永远无法复刻的。他将被NBA的每一个人永远怀念。”[25]

约翰-汤普森(John Thompson):1964-1966年凯尔特人球员,乔治城大学传奇教练,1984年率队夺得NCAA冠军,他执教下的26名球员在NBA选秀中被选中,其中8个在首轮,包括1985年状元秀帕特里克-尤因(Patrick Ewing)和1996年状元秀艾伦-艾弗森(Allen Iverson)。[18]

阿诺德“Red”奥尔巴赫奖 1.凯尔特人队的阿诺德“Red”奥尔巴赫奖 2006年,凯尔特人创立了阿诺德“Red”奥尔巴赫奖来纪念球队的传奇教练、经理和总裁。该奖每年授予“最好地诠释了凯尔特人精神和价值的”现役凯尔特人球员或教练。

凯尔特人队的阿诺德“Red”奥尔巴赫奖的历年获奖者:

2006 – 保罗-皮尔斯(Paul Pierce )

2007 – AI-杰弗森(Al Jefferson )

2008 – 凯文-加内特(Kevin Garnett )

2009 – 雷-阿伦(Ray Allen )

2010 – 拉贾-隆多(Rajon Rondo )

2011-道格·里弗斯(Doc Rivers)[34]

2.年度最佳教练奖

1967年,NBA将年度最佳教练奖命名为“Red”奥尔巴赫奖,以表彰他对NBA的贡献。

人个荣誉和成就

带领华盛顿国会大厦队取得分区冠军(1949)

执教波士顿凯尔特人队1957-66年十年间九次夺冠,其中包括1959-66年间八连冠,创造了二十世纪最鼎盛的体育王朝。

NBA史上第一个拿下千胜的教练(总战绩1,037-548)

执教凯尔特人16年间,1957-1966年取得10次东区冠军

1965年 年度最佳教练

1967年 NBA将年度最佳教练奖命名为红衣主教奥尔巴赫奖

1957-67年间,连续11年执教全明星东部队,总战绩7胜4负

1969年 入选奈史密斯篮球名人堂

1970年 NBA 25周年最佳阵容教练

1980年 美国职业篮球作家协会评选为NBA史上最伟大教练

1980年 年度最佳经理

1980年 NBA35周年最佳阵容教练

执教全记录

奥尔巴赫职业教练生涯,常规赛938胜479负,在当时是NBA胜场最多的,季后赛99胜69负,也是当时胜场最多的。执教波士顿凯尔特人队1957-66年十年间九次夺冠,其中包括1959-66年间八连冠,创造了二十世纪最鼎盛的体育王朝。

常规赛 季后赛
赛季 年龄 联盟 球队 场次 胜场 负场 胜率% 领先50%胜率 常规赛排名 场次 胜率 备注
1946-47 29 BAA WSC 60 49 11 .817 19.0 1 6 2 4 .333
1947-48 30 BAA WSC 48 28 20 .583 4.0 4
1948-49 31 BAA WSC 60 38 22 .633 8.0 1 11 6 5 .545
1949-50 32 NBA TRI 57 28 29 .491 -0.5 3 3 1 2 .333
1950-51 33 NBA BOS 69 39 30 .565 4.5 2 2 0 2 .000
1951-52 34 NBA BOS 66 39 27 .591 6.0 2 3 1 2 .333
1952-53 35 NBA BOS 71 46 25 .648 10.5 3 6 3 3 .500
1953-54 36 NBA BOS 72 42 30 .583 6.0 3 6 2 4 .333
1954-55 37 NBA BOS 72 36 36 .500 0.0 3 7 3 4 .429
1955-56 38 NBA BOS 72 39 33 .542 3.0 2 3 1 2 .333
1956-57 39 NBA BOS 72 44 28 .611 8.0 1 10 7 3 .700 总冠军
1957-58 40 NBA BOS 72 49 23 .681 13.0 1 11 6 5 .545
1958-59 41 NBA BOS 72 52 20 .722 16.0 1 11 8 3 .727 总冠军
1959-60 42 NBA BOS 75 59 16 .787 21.5 1 13 8 5 .615 总冠军
1960-61 43 NBA BOS 79 57 22 .722 17.5 1 10 8 2 .800 总冠军
1961-62 44 NBA BOS 80 60 20 .750 20.0 1 14 8 6 .571 总冠军
1962-63 45 NBA BOS 80 58 22 .725 18.0 1 13 8 5 .615 总冠军
1963-64 46 NBA BOS 80 59 21 .738 19.0 1 10 8 2 .800 总冠军
1964-65 47 NBA BOS 80 62 18 .775 22.0 1 12 8 4 .667 总冠军
1965-66 48 NBA BOS 80 54 26 .675 14.0 2 17 11 6 .647 总冠军
3 seasons BAA WSC 168 115 53 .685 31.0 17 8 9 .471
1 seasons NBA ATL 57 28 29 .491 -0.5 3 1 2 .333
16 seasons NBA BOS 1192 795 397 .667 199.0 148 90 58 .608

Provided by Basketball-Reference.com: View Original Table Generated 9/23/2016.     

赛场之外

写作

奥尔巴赫写有七本书[19][7]: 1. Basketball for the Player, the Fan and Coach,1953年。该书被译成数种语言,多次再版。[29][30] 2. Winning the Hard Way,与Paul Sann合著,1966年。[29][7] 3. Red Auerbach: An Autobiography ,与Joe Fitzgerald合著,1977年。 4. Red Auerbach: On and Off the Court. 与Joe Fitzgerald合著,1974年。 5. M.B.A.: Management by Auerbach,与Ken Dooley合著,1991年。 6. Seeing Red,与Dan Shaughnessy合著,1994年。 7. Let Me Tell You A Story,与John Feinstein合著,2004年。

个人生活

阿诺德-奥尔巴赫是玛丽-奥尔巴赫(Marie)和海曼-奥尔巴赫(Hyman Auerbach)的四个孩子之一,海曼是来自白俄罗斯明斯科(Minsk  Belarus)的俄罗斯犹太人移民,母家姓托马斯(Thompson)的玛丽-奥尔巴赫出生在美国。比阿诺德-雅各布-奥尔巴赫小四岁的弟弟桑-奥尔巴赫是前Washington Star漫画家[29]。1941年,奥尔巴赫和多萝茜-刘易斯结婚,奥尔巴赫和多萝茜相守59年,直到多萝茜-奥尔巴赫于2000年去世,他们育有两个女儿:南希-奥尔巴赫(Nancy Auerbach)和兰迪-奥尔巴赫(Randy Auerbach)。南希-奥尔巴赫与前哥伦比亚广播公司( CBS) 和美国有线新闻网络(CNN) 记者Reid Collins结婚。[9]

相知相守59年的婚姻 奥尔巴赫和他的大学女友多萝茜-刘易斯1941年结婚,2000年多萝茜-奥尔巴赫去世,在他们长达59年的婚姻中,夫妻感情深厚,而因为奥尔巴赫大部分时间在波士顿为凯尔特人工作,而多萝茜和两个女儿住在华盛顿,这份相知相守的夫妻之情更异乎寻常 [9] 。

奥尔巴赫和多萝茜在他们在乔治华盛顿大学读本科时相遇,当时,奥尔巴赫读大三,而多萝茜读大一[10] 。他们与1941年6月5日结婚。

平日里,奥尔巴赫或在波士顿或奔波在客场的路上,多萝茜和孩子住在华盛顿,休赛期,奥尔巴赫和家人在华盛顿团聚,平日里他们总是通过电话联络彼此。John Feinstein在与奥尔巴赫合著的《Let Me Tell You a Story: A Lifetime in the Game》中写道:“奥尔巴赫的朋友们知道傍晚时打电话给红衣主教是不合时宜的,那一直是红衣主教和多萝茜留给彼此的时间。”[9]

奥尔巴赫谈及多萝茜曾说,“她不爱看报纸,因为报上若有一丁点关于我的负面信息她都受不了。她非常聪明,我一直听从和尊重她的看法,她也一样,总是非常支持我做我想做的事。”[9]这份彼此的相知与尊重在奥尔巴赫差点离开凯尔特人时曾起过重要作用。1978年,因为和球队老板约翰Y.布朗(John Y. Brown)经营理念上的冲突,奥尔巴赫考虑离开凯尔特人赴纽约尼克斯。面对波士顿各界的挽留奥尔巴赫犹疑不定,多萝茜不支持他去为别的球队工作,多萝茜曾回忆当年说,“我告诉他他是一个波士顿凯尔特人,而不是一个纽约尼克斯人。我告诉他如果他想结束在波士顿的工作,我想让他直接回到华盛顿的家里来,我不想让他先去纽约呆几年再回来。他不是尼克斯人或是别的什么人,他就是一个凯尔特人。” [10] 。 

最终,奥尔巴赫拒绝了收入更高的全面接管纽约尼克斯篮球事务的报价后,留在了波士顿。

中餐情缘 奥尔巴赫一生喜欢中餐。这源于他早年做篮球教练那种常年在路上的生活,他认为中餐更方便也更有利于他的健康。有比赛的日子里,奥尔巴赫比赛后总是吃中餐,在大多数有NBA球队的城市里,总有深夜提供外卖的中餐馆,他可以先订餐,比赛后把外卖带回酒店房间里吃;他总是要些蒸煮的菜,那不像有些别的食物那样让他的胃难受,这样他会睡得更好、醒来感觉也更好,让他更好地准备好飞往下一个城市的旅程。那是NBA的拓荒时代,球队都得坐普通航班,得大清早起来好赶上第一班飞机飞往下一个城市,没有包机,没有五星级宾馆。奥尔巴赫这位当时NBA最有名的教练客场之旅的大多数夜晚,都是这样千篇一律的:比赛,睡觉前吃中餐,黎明前被叫醒,然后是和太阳一起起飞的、赶往下一个城市的班机。

奥尔巴赫越来越喜欢中餐,有那么几年,他甚至入股了波士顿一家中餐馆。[11]

90年代,奥尔巴赫从教练岗位上退休多年并且淡出了凯尔特人队日常管理,他和他同样已退休的弟弟桑-奥尔巴赫(Zang Auerbach)想要每周安排固定时间在一起,红衣主教提议每周二在华盛顿唐人街的China Inn吃午饭。后来,午餐会上开始邀请兄弟俩共同的亲密朋友参加,地点也从China Inn改到了隔壁的China Doll餐馆。很快,午餐会成了一个社交沙龙,参加者包括教练、从前的球员、奥尔巴赫在各界的朋友们,以及这些朋友们恳请奥尔巴赫允许他们带来的仰慕者。

2004年,John Feinstein记述红衣主教周二午餐会故事的《Let Me Tell You a Story》出版。 [11]

兄弟情深

红衣主教说弟弟桑-奥尔巴赫是家里最有天赋的人:“我记得他10岁时,把一个装橘子的板条箱拆了,漆好木板,在上面画重量级拳王约翰-L-苏里文(John L. Sullivan),他画得棒极了,看起来极像那家伙。我特喜欢这幅画,我想给他五块钱来换这幅画,5块钱对14岁的孩子来说也是一大笔钱了,可他跟我说已经有人出10块钱了,而他已经答应了人家。他拿这钱去买了颜料和刷子继续学画。他是我们家里最有天赋的人。”[23]

有艺术天份的桑因为想读职业学校将来从事艺术类工作,中学时从学校辍学了。红衣主教那时正在华盛顿的公立中学罗斯福高中当教师做教练。听说桑辍学之后,红衣主教让父亲劝桑来华盛顿和他呆在一起,桑犹豫着不肯来华盛顿,红衣主教告诉桑说他要是不肯自己来,那么,他就回到布鲁克林的家里去把他拖到火车站带到华盛顿来,于是,桑来到了红衣主教身边。[23]

红衣主教和桑住在一起,桑正式进入罗斯福中学读书,因为他们住在一起,这样,哥哥确保了弟弟每天都去上学。多年以后,桑的女婿斯坦利-科普兰(Stanley Copeland)回忆两位父辈的关系时说,“桑只听红衣主教一个人的话,桑谁的话也不听,就听红衣主教的。”[23]

桑后来如愿从事着与艺术有关的工作,他成为《华盛顿明星报》的漫画家,也在杂志上给名人画肖像[11]。桑最为球迷熟悉的作品是凯尔特人的logo,这是桑在50年代早期设计的,这logo最初出现在波士顿花园的地板上,而今在TD花园的地板上,每次主场比赛都在球迷眼前。[33]

另一幅桑的作品,也一直陪伴在红衣主教左右。

红衣主教淡出球队日渐管理后,有更多时间住在华盛顿,那时,桑也退休了。兄弟俩人结束了为工作奔波为儿女操劳的生活,有了更多空闲时间,他们决定花更多时间呆在一起。兄弟两人约定,只要红衣主教没有去波士顿或是出门演讲一类的活动安排,那么,每个周二的中午他们都在一家固定的中餐馆相聚共进午餐。因为有太多朋友和仰慕者想要参与其中,午餐会很快变成了一个社交沙龙。[11]

其它

奥尔巴赫一生酷爱运动。他打网球、美式壁球(racquetball),即使到了晚年,他的竞技状态也常常让球友惊讶不已,奥尔巴赫甚至在68岁那年,在网球场上打败过28岁的拉里-伯德。 [20]

奥尔巴赫也以开快车闻名。在他执教球队的早期,他甚至兼任球队司机,载着他的球员在新英格兰地区奔波,那个时代的凯尔特人球员都记得,老板沃尔特-布朗开车太慢,教练奥尔巴赫开车太快。有一次,在缅因州的高速公路上,车里的一个球员对着收费站收费员大喊:“快记一下时间!一项新的世界纪录诞生了!”奥尔巴赫晚年也坚持自己开车,他的车牌是骄傲的“celtics”。 奥尔巴赫爱好收藏,在他无数次带队去世界各地打球时,收集了大量的象牙和玉雕、开信刀、手表,还有古巴雪茄盒等等。[20]

身后事 2006年10月28日,奥尔巴赫因心脏病去世。NBA总裁大卫-斯特恩说,“红衣主教奥尔巴赫是个无尚的导师,是个领袖,是篮球运动真正的先驱,没有他,NBA远不可能是现在这个样子。”[26] “他离去所带来的损失永远无法弥补。”[31]

2006-2007赛季,全NBA范围内开展了多种纪念奥尔巴赫的活动。凯尔特人用2006-07整个赛季纪念奥尔巴赫。

2007年4月20日,波士顿红袜棒球队(Boston Red Sox)为纪念奥尔巴赫,在主场迎战宿敌纽约扬基队(New York Yankees)的比赛中,红袜队球员穿上绿色球衣,并在其主场芬威公园的名闻遐迩的”绿色怪物”全垒打墙上挂上复制的凯尔特人冠军旗帜,这场比赛波士顿红袜队以7:6战胜纽约扬基队。

2007年11月2日,在凯尔特人对华盛顿奇才队的赛季揭幕战前,在凯尔特人主场中圈附近,印有奥尔巴赫签名的地板揭幕,他的女儿兰迪和一些凯尔特人传奇人物出席了揭幕仪式,这个签名取代了球队在2006-07赛季使用的奥尔巴赫纪念标志。[24]

2010年1月:波士顿以奥尔巴赫的名字命名了波士顿火车北站月台,月台装饰的浮雕,取自红衣主教和雪茄的经典照片。[5]



奥尔巴赫年表

1917年9月20日:阿诺德-雅各布-奥尔巴赫(Arnold Jacob Auerbach)出生在纽约布鲁克林。父母是海曼-奥尔巴赫(Hyman Auerbach)和玛丽-奥尔巴赫( Marie (Thompson) Auerbach)。奥尔巴赫就读于Eastern District中学,是学校篮球队和手球队的队长。

1940年:毕业于乔治华盛顿大学(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获教育理学(Science in Education)学士学位。他在大学打了三年篮球,是校队得分最高的球员,也是防守领袖。

1940年:St. Albans Prep主教练。

1941年,获乔治华盛顿大学获教育学(Arts in Education)硕士学位。

1941年6月5日,与多萝茜-刘易斯(Dorothy Lewis)结婚。[9]

1941-1943年,Roosevelt中学主教练

1946年:出任NBA的华盛顿国会大厦队(Washington Capitols)教练,1946-49年执教国会大厦队三年。

1946年11月2日,华盛顿国会大厦队客场战胜底特律猎鹰队(Detroit Falcons)。这是红衣主教奥尔巴赫做为职业教练执教的首场比赛。[32]

1949年:离开国会队。接受了杜克大学教练工作,但很快离开,执教NBA的三城黑鹰队(Tri-Cities Blackhawks)一年,这一年三城黑鹰队的战绩是28胜29负,这是奥尔巴赫执教NBA唯一胜率50%以下的赛季。

1950年4月27日:出任波士顿凯尔特人队主教练,当年带领球队取得39胜30负的战绩,凯尔特人第一次打进季后赛。

1950年6月30日:在选秀中选中查克-库珀(Chuck Cooper),查克-库珀是NBA第一个黑人球员。

1951年10月14日:签下比尔-沙曼。15年后的几乎同一天(10月15日),沙曼的21号球衣退役。

1953年:出版了他的第一本书:《Basketball for the Player, the Fan and Coach》,该书被译成数种文字,在五六十年代甚至七十年代多次再版。[29][30]

1956年4月29日:将埃德-麦考利(Ed Macauley)和克利夫-哈根(Cliff Hagan)交易到圣路易斯老鹰队,换来首轮二号签,用来选了来自圣弗朗西斯科大学(University of San Francisco)的中锋比尔-拉塞尔(Bill Russell)。

1957年4月6日:奥尔巴赫认为圣路易斯老鹰在季后赛期间使用了欺诈手段,被激怒的奥尔巴赫拳击了老鹰老板Ben Kerner嘴部,被罚款300美元。

1957年4月13日:凯尔特人经历双加时以125-123赢下对圣路易斯老鹰的总决赛第七场比赛,赢得了他执教下的九个冠军中的第一个冠军。

1959年4月9日:凯尔特人以118-113赢下对湖人的总决赛第四场比赛,从而以4:0横扫湖人夺冠,赢下奥尔巴赫执教的第二个冠军,也是奥尔巴赫执教下八连冠的第一个冠军。

1960年4月9日:在波士顿凯花园,凯尔特人以122:103击败圣路易斯鹰队成功卫冕,总决赛大比分是4:3[2] 。

1961年4月11日:在波士顿花园,凯尔特人以121:112战胜圣路易斯鹰队,赢得三连冠,总决赛大比分是4:1[2] 。

1962年3月26日:在NBA选秀首轮末位选中来自俄亥俄州大(Ohio State)的约翰-哈弗里切克(John Havlicek)。

1962年4月18日:在波士顿花园,凯尔特人加时赛中以110-107战胜洛杉矶湖人 ,赢得四连冠,总决赛大比分是4:3[2] 。

1963年4月24日:凯尔特人在洛杉矶以112:109战胜湖人,赢得五连冠,总决赛大比分是4:2[2] 。

1964年4月26日:在波士顿花园,凯尔特人以105-99战胜旧金山武士队,赢得六连冠。总决赛大比分是4:1[2]

1964年12月26日:奥尔巴赫决定由威利-诺尔斯(Willie Naulls)代替受伤的汤姆-海因索恩首发出场,这样,波士顿凯尔特人队的比尔-拉塞尔、汤姆-桑德斯、萨姆-琼斯、KC-琼斯、威利-诺尔斯组成了NBA第一个全黑人首发阵容[3] [4] 。

1965年4月25日:在波士顿花园,凯尔特人以129-96战胜湖人,赢得七连冠,总决赛大比分是4:1[2]

1965年:获NBA年度最佳教练奖(Coach of the Year),这是奥尔巴赫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获此奖项。这一奖项在奥尔巴赫第一次获奖前两年设立,在他获奖两年后这一奖项被命名为红衣主教奥尔巴赫奖(Red Auerbach Trophy) 。

1965年8月25日:作为对威尔特-张伯伦(Wilt Chamberlain)签下100,000美元合同的回应,奥尔巴赫以100,001美元与拉塞尔续约。

1966年1月12日:奥尔巴赫赢得第1,000场胜利(常规赛加季后赛),这场比赛是凯尔特人以114-102战胜湖人。

1966年4月28日:凯尔特人在波士顿花园以95-93战胜湖人,赢得奥尔巴赫执教的第九个也是最后一个冠军,总决赛大比分是4:3。随后奥尔巴赫兑现了赛季前的声明,离开了教练岗位,专心从事总经理的工作,并任命拉塞尔做主教练,从而使拉塞尔成为美国现代主流体育联盟的第一位黑人主教练。

1966年,与Paul Sann合著的《Winning the Hard Way》出版。[29][7]

1967年1月10日:执教他的第11次也是最后一次全明星赛,吃到两次技术犯规而被逐出场。

1968年5月2日:凯尔特人以124-109战胜湖人,以4:2击败湖人夺得奥尔巴赫经理时代的第一个冠军。

1969年4月13日:入选奈史密斯篮球名人堂。

1970年:NBA25周年最佳阵容教练。

1970年3月23日:拉塞尔退役一年后,奥尔巴赫在第四位选中来自佛罗里达州立大学(Florida State)的中锋戴夫-考恩斯(Dave Cowens)。

1974年11月2日:凯尔特人队汤姆-海因索恩教练因流感缺席比赛,奥尔巴赫临场执教吃到两次技术犯规而被逐出场。

1974年,与Joe Fitzgerald合著的《Red Auerbach: On and Off the Court》出版[19]。

1977年,与Joe Fitzgerald合著的《Red Auerbach: An Autobiography》出版[19] 。

1978年6月9日:用6号签选了印第安那州立大学(Indiana State)三年级的前锋拉里-伯德(Larry Bird),伯德一年之后才会来凯尔特人且球队须在1979年选秀前与其签定合同。1979年6月8日,伯德签下与凯尔特人的合同。

1978年7月13日:在考虑了收入更高的全面接管纽约尼克斯篮球事务的报价后,奥尔巴赫宣布留在波士顿。

1980年6月9日:用1号签和13号签从金州勇士队换来中锋罗伯特-帕里什(Robert Parish)和3号签,然后,用3号签选了明尼苏达大学(University of Minnesota)的前锋凯文-麦克海尔(Kevin McHale),这样,加上伯德,组成了NBA史上最具统治力的前场。

1980年:NBA年度最佳经理奖。NBA35周年最佳阵容教练。

1981年5月24日:Franklin Pierce College授予他人文文学(Humane Letters)博士学位。这是他的七个荣誉学位中的第一个。

1982年:入选Washington Hall of Stars,该名人堂表彰在所有体育领域做出突出成就的个人。同年,麻省大学波士顿分校(UMass-Boston)授予他人文文学荣誉博士学位。

1983年6月27日:送出中锋Rick Robey,从菲尼克斯太阳交易来控卫丹尼斯-约翰逊(Dennis Johnson)。

1983年10月16日:奥尔巴赫离开看台上的座位,卷入拉里-伯德和费城76人的Marc Iavaroni的冲突。

1984年5月13日:波士顿大学授予他人文文学荣誉博士学位。

1984年7月11日:Jan Volk 正式占据了总经理的头衔,奥尔巴赫保留了球队总裁的头衔。

1985年:Red Auerbach基金会成立。基金会旨在帮助马萨诸塞州在运动、娱乐等方面有天赋的年轻人发展。

1985年1月4日:球队为奥尔巴赫进行了为期三天的庆祝仪式,凯尔特人的2号球衣以奥尔巴赫之名退役。奥尔巴赫在仪式上说,“如果没有那些家伙的话,我不会有这些成就,我只是坐在板凳上跟他们说,‘库西,带球下前场,拉塞尔,拿下篮板’……这棒极了。你问汤米(海因索恩)?我什么也不用跟汤米说,他知道怎么做。拉姆塞是第一个第六人,球队里有拉塞尔、哈弗里切克、塞拉斯、乔-乔-(怀特),还有埃德-麦考利是我们的第一个中锋。对我来说,他们都非常伟大而与众不同。”

1985年9月6日:送出Cedric Maxwell,从洛杉矶快船交易来比尔-沃顿(Bill Walton)。比尔-沃顿在1986年夺冠中起到关键作用。

1985年9月20日:为庆祝他的68岁生日,波士顿在Faneuil Hall Marketplace为他树立了一个真人尺寸的塑像。

1986年6月17日:用2号签选了马里兰大学(Maryland)的前锋伦-拜亚斯(Len Bias)。两天之后,拜亚斯死于可卡因过量引发的心脏病。

1986年:Central New England College授予他工商管理(Business Administration)荣誉博士学位。

1988年5月15日:Stonehill College授予他艺术荣誉博士学位。

1988年5月22日:American Internation College授予他人文学科(Humanities)荣誉博士学位。

1991年10月:与Ken Dooley合著《M.B.A.: Management by Auerbach》一书出版。[19]

1993年2月14日:他的母校乔治华盛顿大学,授予他公用服务荣誉博士学位。

1994年:与Dan Shaughnessy合著《Seeing Red》一书出版。[19]

1997年5月8日:奥尔巴赫从球队总裁改任球队董事会副主席。球队进入Rick Pitino主政阶段,Pitino是球队总裁和主教练。

1998年6月9日:乔治华盛顿大学在学校体育馆史密斯中心(Smith Center),为奥尔巴赫纪念匾牌和塑像揭幕。

2002年10月:凯尔特人新老板Wyc Grousbeck接管球队后不久,再次把球队总裁的头衔献给奥尔巴赫。

2003年6月12日:The Sports Museum授予奥尔巴赫终身成就奖(Lifetime Achievement Award)。

2004年:与John Feinstein合著的《Let Me Tell You A Story》出版。这是奥尔巴赫写的最后一本书。 [19]

2006年10月28日:红衣主教奥尔巴赫去世。

  • 2007年11月2日,在凯尔特人对对华盛顿奇才队的赛季揭幕战前,在凯尔特人主场中圈附近,印有奥尔巴赫签名的地板揭幕,他的女儿兰迪和一些凯尔特人传奇人特出席了揭幕仪式,这个签名取代了球队在2006-07赛季使用的奥尔巴赫纪念标志。[24]
  • 2010年1月:波士顿以奥尔巴赫的名字命名了波士顿火车北站月台,月台装饰的浮雕,取自红衣主教和雪茄的经典照片。[5]

扩展阅读

旧版虎扑篮球百科贡献者

本词条中部分内容出自旧版虎扑篮球百科,参与编辑本词条的网友有@安海水心  。